山西省特殊教育的现状与对策

◎邹淑芳 张峰(执笔) 张一丹 许小霞 王树强

  2010年,我国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首次将“特殊教育”列为八大教育改革发展任务之一,开启了我国特殊教育改革发展前所未有的新局面。特殊教育作为我国国民教育体系的一部分,虽然所占比重较小,但是因为受教育者的特殊性,更应该得到政府和社会的特殊关注。2015年我省出台《山西省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4—2016年)》后,特殊教育得到了快速发展:全省30万人口以上的县(市、区)基本都建成了1所独立的特教学校,其中一半以上的学校通过了省级验收;视障、听障、智障及精神类障碍儿童义务教育入学率达到90%以上;义务教育阶段特殊教育学校和随班就读学生生均预算内公用经费标准达到每年6000元;特殊教育津贴标准提高到了50%,排在全国第一,远高于全国平均25%—30%的水平,并已实施到位。

  为进一步了解我省目前特殊教育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2017年本项目调研组开展了此项调研。此次调研共涉及18个单位,其中教育行政机构2个、康复机构1所、教育科研机构2所、特殊教育学校11所、普通学校2所,发放教师问卷110份,回收有效问卷102份,发放学生问卷110份,回收有效问卷56份,样本选择基本涵盖了目前我省特殊教育相关领域。

  特殊教育涉及医疗和教育两大体系,随着医疗科技水平的快速发展,特殊教育的主体对象正在经历以视障、听障学生为主向以智障、精神类残疾学生为主转化,这种根本性的变化要求学校在学校建设、教学任务、师资培养等方面作出调整,但是由于体制惯性、与相关职能部门缺乏横向联系等原因,我省医教融合、普职融合、家校融合、社会融合的系统性的特殊教育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

  一、我省特殊教育的现状

  目前我省特殊教育学校主要集中在义务教育阶段,截至2016年底共有64所,在校生9206人,其中视障513人、听障2703人、智障4250人、其他类障碍1740人。2016年,全省招生1637人,毕业1060人。目前我省特殊教育主要面临的问题是:

  (一)学前教育与义务教育的对接质量不高

  我省的学前特殊教育主要由各级残联下属的康复机构及民办的康复训练机构在承担,截至2016年全省残联所属康复机构62个,有1490名0—6岁残疾儿童得到认知及适应训练、有204名0—6岁孤独症儿童得到沟通及适应训练。受社会和家长的认知因素、期望值的影响,学前特殊儿童一般以治疗和康复为主,而目前我省普通幼儿园普遍没有配备特教教师或康复师,特殊学校受硬件条件和专业技能人才所限,无法举办学前教育,因此在幼小衔接上与康复机构学前教育出现了错位。在我们随机调查的25名一年级学生中(有关学生问卷均由教师或家长代答),有16名学生不能直接适应这种变化,另有7名学生计划离校继续接受康复治疗,有3名超龄儿童在长期接受康复治疗无望的情形下重新开始接受特殊教育。特教学校与康复机构在教育目标、教育方法上的差异造成了学生流失和重复入学现象,在幼升小的过程中家长的意志占据主导因素,因小学阶段特教教师多数为师范毕业,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康复技能培训,特殊学校与新生家长的沟通手段集中在开家长会和使用qq群、微信群,没有更进一步的医疗方面辅助措施,无法从根本上消除家长的顾虑。幼小衔接是特殊教育由家庭教育转向学校教育的关键时期,调研组认为缺乏医教共建的机制是这一问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的主要原因。

  (二)学校硬件条件有待进一步提升

  相较普通义务教育,特殊义务教育需要投入更多的场地、设备、器材、实训用具等要素,目前我省特教学校在硬件设施上远不如当地的普通学校。按照计划,我省到2015年要选择300所有条件的普通中小学校,试建特殊教育资源教室,到2016年达到500所。从调研结果来看,已建成特殊教育资源教室的学校比例和已建成资源教室的标准还比较低,学校无障碍设施普遍没有建设起来。学校硬件条件直接制约了特殊教育的教学水平,在我们随机选取的11所特殊教育学校中,占地面积最大的13599平米,最小的仅680平米;在教师对学校的满意度调查中,82%的教师认为学校规模小、地处偏僻、交通不便,55%的教师认为校舍不够,78%的教师认为教学设备不够,辅助体育器材不够。我省特殊教育生均补助虽然已从1000元提高到了4000元,较普通学校差距还很大,例如:高平市特殊教育中心学校的新校舍建好近十年,却因热力管线没有铺设到学校附近而无法搬迁,至今仍然租借在一所村办小学中;大同市南郊区特教学校因条件所限,在校生仅36人。特教学校尤其是其中的弱校特别需要社会各界的关注与支持,但在调研的11所学校中有10所学校没有接到过社会捐助,调研组认为,捐助的功利化、残疾儿童家庭不愿意被关注及公益组织对特殊教育缺乏了解是社会捐助工作没有开展起来的一些原因。

  (三)智障和精神类障碍学生的教育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随着政府对残疾人的关注和特殊教育的深入推进,听障学生通过免费植入人工耳蜗、适配助听器并进行语言训练已经基本接近普通学生,可以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先天性视障学生由于数量大幅减少,目前集中到太原市盲童学校就读,可以统一进行按摩专业职业教育。与此同时,受《山西省特殊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标准(试行)》的制约,我省县级特教学校以接收智障和精神类残疾学生为主,例如汾阳市特教学校在校的70名学生中,视障学生1人、听障学生6人,而智障学生达到了63人。学校目前对于智障学生的教育以计算、金钱管理、识字、日常生活等项目为主,智障学生由于轻重程度不同,学习能力差别很大,因为缺乏科学的特殊儿童认知能力评价标准或推广力度不够,目前对于智障学生认知能力的评估只能依靠观察,对智障学生的培养只能进行均衡编班。精神类残疾学生由于在医学上没有更好的治疗手段,在特教学校就读的人数不多,在校生也以美术、音乐等管理式教学为主,效果不很理想。鉴于目前这种状态,调研组认为应尽快制定或推广科学的评估标准,将轻度智障学生作为教学重点,他们通过教育是可以回归社会的,教学科研机构应该对此加强研究并编写教材及教法用书,而重度智障及精神类残疾学生单纯依靠特教学校远远不够,家庭、社会和医疗工作者也要积极介入。

  (四)特教教师的引进和培养制度不健全

  目前我省特教学校专任教师只有1445人,通过对11所特教学校的调研,学校空编率平均在20%,远低于国家规定的师生比例。特教教师较高的专业性要求与特教教师僵化的引进培养手段阻碍了教师队伍的发展,例如:曲沃县特殊学校共有专任教师17人,在随机调查的10名教师中50岁以上占到了6人、40岁以上2人,只有3人有中级职称,其余均为初级职称;太原市盲童学校11名教师中只有1人为特殊教育专业毕业,其余均为非特教专业。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人才引进渠道单一,特教学校作为全额事业性单位,除了要求面向社会公开考试外还要求教师资格证及师范类学习经历,阻碍了医学类及其他特殊技能人才的引进;工作环境艰苦,除了学校基础硬件较差,工作强度大,社会认可度低等原因,普遍的特教补助退休减半的实施办法影响了特教教师的任教;评价机制僵化,特教教师沿用普通教育的评价机制,在职称评定上无法与教学成果配套,评聘不分和职位较少也影响了教师自我提升的意愿。此外在调研中,特教教师对于以下几方面工作也提出了意见:36%的特教教师认为面对特殊人群精神压力较大,希望通过建立休假制度、轮岗制度等调整工作中的负面情绪;25%的特教教师从职业发展规划考虑,希望能有政策参加独立的继续教育,对取得康复师资格证和其他职业技能证书进行奖励;78%的特教教师虽然经能够常参加各级业务培训,但认为培训内容对教学作用不大,希望得到更高水平或来自医学方面的培训。

  (五)随班就读与送教入户政策落实不理想

  截至2016年,义务教育随班就读生均经费达6000元以上,普通小学、初中附设特教班和随班就读招收的学生751人,在校生3843人,毕业生452人,分别占全省总数的45.88%、41.74%和42.64%。随班就读是解决特教学生接受融合教育最有利的举措,但是由于这部分学生非常分散,在学生中占比很低,学校没有专门的资金和人员对其进行管理,因此尚不能够接受到高质量的特殊教育,在我们所调研的2所普通学校都没有对随班就读学生建立专门档案,没有专门设置资源教室,教师没有参加过学校以外的有关特教技能的培训。在我们随机调查的25名特教学校一年级学生中有5名原先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不能适应普通学校的教学节奏和在校受到歧视性对待是主要原因。需要送教上门的家庭多为极重度的智障学生家庭或经济条件极困难的家庭,调研组认为由特教教师对这样的家庭进行帮扶,效果值得商榷,特教教师对于极重度的智障学生缺乏专业的医疗康复技能。家庭困难学生还是由政府帮扶,确保来校接受正规教育为好,特教教师送教上门不仅给学校增加了额外成本,加重了教师负担,其教学过程难以监督、教学结果也难以评估。

  (六)其他的特殊教育形式亟待大力发展

  本次返回有效问卷的学生均表示愿意继续学习。但我省高中阶段特殊教育学校数量很少。2015年起各市级特殊教育学校才开始尝试举办高中班。目前有特殊教育高中班(部)8个,2016年在校生430人,其中聋生393人,盲生37人,当年有283名残疾人被普通高等院校录取。2016年省教育厅将接受职业教育的残疾学生生均经费提高到了6000元,人社部门安排资金用于开展职业教育与技能培训,但是残疾学生的职业教育形势仍不容乐观。目前我省只有一所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仍以传统的针灸、按摩专业为主,其他类型职业学校虽然数量较多,但是没有与目前义务教育阶段特殊教育学校普遍开设的缝纫、摄影、特奥体育、手工制作等对应的专业,开设的美术、音乐专业也不适合残疾学生学习。我省的社区特殊教育主要依靠各级残联干部以及社区(村)残协选聘的残疾人委员,主要工作为彩票公益金帮扶、提供辅助器具和免费康复救助服务。特殊教育的最终目标是就业或实现社会交往,但现实情况是,不少机构以没有合适的工作岗位或缺乏专业培训为由,宁愿交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也不安置,调研组认为,特殊学生的技能培养还应充分考虑用人单位的需求。

  二、解决我省目前特殊教育问题的对策与建议

  残疾人群体作为社会群体的一部分,他们的生活及受教育水平影响着整个社会的和谐与稳定,特殊教育作为保障残疾儿童权益、解决残疾人生活就业的重要手段应引起政府和社会的普遍关注。我省的特殊教育事业虽然在某些方面走在了全国前列,但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调研组根据本次调研情况提出以下对策与建议:

  (一)完善特殊教育保障机制

  发展特殊教育除了加大资金投入和政策倾斜,还应加强制度建设。

  1.完善《山西省特殊教育学校办学基本标准(试行)》

  将“市级特殊教育学校主要承担视力残疾和听力残疾儿童、少年教育。县级特殊教育学校主要承担智力残疾、孤独症和多重残疾等儿童、少年教育”的办学标准修改为“视力残疾和听力残疾儿童、少年教育由专门的特殊教育学校承担,市级特殊教育学校主要承担高年级智力残疾和其他类型残疾儿童、少年教育,县级特殊教育学校主要承担低年级智力残疾和其他类型残疾儿童、少年教育”。

  2.制定不同类型特殊儿童认知能力标准

  由省卫计委牵头,组织教育、民政、残联等部门制定不同类型特殊儿童认知能力标准,建立专门档案,设立认知能力评估机构,按残疾类别在接受普通教育、特殊教育、生活补助、医疗救济、社会帮扶等方面制定科学的评估标准。

  3.配套家长陪读校舍

  校舍可收取一定租金,配套家长陪读校舍的特教学校可减少教师送教上门工作量。

  4.制定“双师型”教师奖励政策

  制定政策鼓励特教学校在岗教师考取康复师资格证、护理资格证或其他相关证书,对于取得证书的特教教师在工资待遇、职称评定上给予倾斜,在教育部门组织的教学评估中将取得“双师型”教师人数作为一项重要考核指标。

  (二)集中力量整合特殊教育资源

  特殊教育门类较多,适合专门化教育,目前我省交通道路设施快速发展,市与各县区的距离大大缩短,我省特教学校平均在校生人数不多,建议集中力量举办专门化的、条件设施标准更高的特殊教育学校。

  1.提升市级特殊教育

  集中资金和人才,在市级举办“九年一贯制”或“十二年一贯制”特殊教育学校,对招生人数不足100名学生的县级特教学校进行明确定位,只招收小学低年级学生或开展学前特殊教育,省级特殊教育资金向市级倾斜,全面提升特殊教育的硬件设施和办学能力。

  2.全面提升山西省特殊教育师范学校办学能力

  山西省特殊教育师范学校是全国为数不多的以培养小学特教教师为主的师范学校,现为高等职业院校,建议由省政府牵头全面提升该校办学能力,在保持办学特色的基础上扩大规模,加大投入、引进人才,设立医学特教类专业,增强学校科研教学能力,提升学校招生批次,逐步向本科教育发展。

  3.组建流动的特殊教育家长学校

  残疾人学生的家庭教育更需要科学的指导,建议由省残联牵头组织成立特殊教育家长学校,由专人负责,机构设在省城,组织医疗、教育相关专家建立讲师团,定期到各县市举办讲座,免费为特教学校和家长服务。

  (三)发展特殊职业教育

  1.举办特殊体育艺术学校

  由省教育厅牵头举办特殊体育艺术学校,性质为省属中等专业学校,学制三年,专业设置为特奥体育运动项目专业、美术专业、音乐专业和舞蹈专业,从特教学校招生,学业优异的残疾学生可参加对口升学或五年制高职专业学习。

  2.在职业学校开办特教班

  在有雕刻、缝纫、泥塑、版画等适合残疾学生学习的中专开办特教班,制定开办特教班的中专跨区招生鼓励政策,生均拨款经费不低于6000元/年,建立教师培养引进特殊政策如给予更多的教育系统内培训机会。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