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字里行间行走

◎史晋峰

  六年前,女儿小学毕业到县城实验中学上初中,为方便孩子就近走读,我和妻子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从乡下往城里搬家时,我首先整理了我的书,妻子说我:“你是忘了啥也忘不了书,咱是进城租家给孩子做饭照顾孩子的,你却大摞小摞倒腾你的书,到哪里也忘不了带你的宝贝”。帮忙搬家的人也觉得那好几纸箱的书搬着挺沉挺重,开玩笑地说我是“秀才搬家——尽是书”

  截至今年年中,我们从乡下进城居住刚满六年,已换了两次住处。第一次是因为房子阴暗潮湿,冬天冻得水缸里的水也结冰,不得已搬家;第二次是孩子考入高中,住处离高中较远,只好再次搬家。每次搬家,书都是必不可少的“贵重物品”。进城几年来,由于县内作者出书相赠和自己买书,藏书越来越多,但我一本也舍不得丢弃。毛主席说过:“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以一日不读。”是的,对于每一个爱读书的人来说,书是必不可少的家当,都把读书当作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读书的,自己也说不清了,仅记得在小学三年级时就经常把《少年文艺》上的文章讲给小伙伴听。随着年龄的增长,读书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哥哥那时肯看课外书,每当他带书回家来,我总是趁他不看的时候,钻到被窝里或者在吃饭的时候偷看。我的眼睛高度近视和儿时躺着看书和在昏暗环境下看书有很大关系。我大舅年轻时上过刊授大学,订有好多文学类书刊,我每次去了外婆家,总是废寝忘食把他的书报杂志看个遍。父亲参加师专函授时,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他的许多文学书籍都是我喜爱的读物,《中国现代作家作品选》等书我看了不下五次,每一次阅读都有如饥似渴的感觉。在书的海洋里汲取营养的同时,我的写作水平不断提高。中学阶段,我的作文常被老师当作范文,还让大家背诵我的文章,校园黑板报上时常抄有我的作文。

  从初中起,我就试着给报刊投稿,还不知天高地厚地做过作家梦。虽然我的稿子多数寄出去以后石沉大海,期盼自己的文章早日变成铅字的愿望一次次化为泡影。可是有时收到退稿也觉得高兴,心想编辑肯定看过我的稿子了,尤其是收到编辑的亲笔回信时更是激动,总认为自己的文章离发表不远了。然而,我的第一篇稿子发表也是二十多岁的事了。

  初中毕业本想报考师范,由于身体原因未能如愿,复读以后报考中专再次落榜,只好回乡务农。瘦弱矮小的身躯每日在责任田里劳作,真觉得前途渺茫。那些年的冬春之际,农村总要利用农闲时机大搞农田基本建设,一些干部喜欢做表面文章、搞形象工程。我身单力薄,干活缺乏技巧,包村的乡镇干部指着我的“劳动成果”对我说:“你看看人家们做的活计,看看你的,你怎么真的不会做,连假的也做不来呢?”我无言以对,只恨自己生不逢时,命运不济。就连村上的一些人也明里暗里说我书读多了成了书呆子,四肢不勤、五谷不分。

  回乡一年后恰逢“普九”攻坚,村里的学校要由四年制改为六年制,学校缺老师,村里就从中学毕业回村的学生中挑选民办教师,村主任的女儿、村委会计的女儿和我被充实到了教师队伍中。繁忙的教学之余我没有忘记阅读,每日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用心记录生活的点滴和感悟,偶尔有豆腐块在相关报刊发表,还被《长治日报》《北方瓜菜报》聘为特约记者。担任代课教师十年,我辗转三个乡镇六个村,读书看报是我业余生活的第一要务。怀揣着成为一名正式教师的梦想,潜心钻研教学、努力工作。然而,因撤乡并镇学校合并,我被辞退,回乡务农。在辛苦劳作的间隙仍不忘读书,笔耕不辍,有二百多篇文章在报刊发表,被县内读者誉为“乡土作家”,还被吸收为长治市作家协会会员。

  一晃十七个年头过去了,在面朝黄土背朝天与土坷垃打交道的日子里,我读了大量的书,被长治市委宣传部、市文明办表彰为长治市首届百名最美读书人之一。我建立了本地第一个以读书为主题的“沁县读书俱乐部”微信群,此事曾被《山西老区开发》报道。

  我写的稿子多数是弘扬真善美、传递正能量的题材。李雨山六年照顾残疾儿子的报道见报后,李雨山夫妇作为道德楷模上报省文明委;残疾农民裴福昌在我的鼓励下走上了文学创作道路,他二哥裴万福以手足之情、兄长之爱,十几年如一日照顾着残疾弟弟,经我报道后,裴福昌被县委表彰为残疾人自强模范,他二哥入选“长治好人”和山西孝老爱亲模范。宣传好人的同时,我也在践行着好人精神、助人为乐办好事,也被市文明办表彰为“长治好人”。我的事迹被沁县残联干事卫东写成《一位宣传好人的好人》登在2018年第一期《山西残疾人》上,“中国小康网”也以“沁县好人史晋峰”为题对我进行了报道。

  知识改变命运,读书成就人生。通过读书写作,我与县内不少写作者、读书爱好者互相学习、共同进步,生活圈里有了许多“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良师益友。与此同时,我经常受邀为县内作者改稿子、校对文章,参与了县文联好几部书的编辑组稿工作。2015年4月,在热心人士的推荐下,我到县住建局干临时工,从自由阅读文章到坐在办公室阅读报刊,从随心所欲地写杂文散文到在机关单位写公文材料,每天的工作虽然枯燥、忙碌、劳累,我仍然不忘学习,一有空就阅读局机关订阅的党报党刊,努力提高理论水平,与我熟惯的县残联原副理事长老田不无调侃地对我说:“晋峰,你是沁县多年来唯一的一名从地地道道的土巴生直接走进政府工作部门写材料的人。”是啊,是读书改变了我的命运,是读书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干临时工每月工资虽然不多,但我觉得很充实。前几年我被县委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时,也是全县受表彰者中唯一的残疾农民。我可以自豪地说,我所有的荣誉均来自于读书,来自于在字里行间行走的耕耘。

  腹有诗书气自华,最是书香能致远。一路走来,我以书为伴、与书为友,是读书和写作使我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2018年,我写的《我的电视情结》,在全县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比赛中荣获二等奖;我写的《我的环卫情结》在全省职工“走进新时代,当好主力军”征文活动中,获得三等奖,是全县唯一的参赛获奖者。在今后的学习工作中,我愿永远做个“书呆子”,与书相约,与书为友,结缘一生,用奋斗谱写人生芳华。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