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让“特殊人”不再“特殊”

◎赵秋凯

  我是一个“特殊的人”。今年25岁的我,出生时因医疗事故造成窒息,导致脑瘫,肢体一级残疾,生活无法自理,言语不清,靠手势和书写与人交流,我从未有机会踏入校门一天。

  我这样一个不幸的脑瘫儿,又非常幸运。从出生起,就拥有姥爷姥姥的精心看护,父亲母亲的全部疼爱。五岁的一天,姥爷讲了一段《红楼梦》的故事,从此我进入了《红楼梦》的世界。我收藏了能找到的所有的《红楼梦》版本,迄今为止通读六遍,数不清的重点精读;我与书中的人物合为一体,与他们一起笑、一起哭,为他们喜、为他们忧。他们的悲欢离合,让我懂得生活的艰辛、命运的多舛、人生的无常。《红楼梦》这部千古名篇,就这样引领我走入阅读的大门。

  随着阅读范围的扩展,更多的人物进入视野,他们也是“特殊人”,更是“特殊人”的楷模。孙膑,战国时期的军事家,被行了刖刑之后,“围魏救赵”立下奇功;霍金,著名物理学家,21岁患病,很快全身只有两只眼睛和三根手指能动,被禁锢在轮椅上半个世纪,他说:“生活是不公平的,不管你的境遇如何,你只能全力以赴”;张海迪,著名作家,五岁就高位截瘫,她说:“即使跌倒一百次,也要一百零一次地站起来”,被誉为“当代保尔”……正是通过读书,我结识了无数个“特殊的榜样”,他们告诉我,唯有学习、读书,方能重拾自信,人生才有意义,才能让“特殊”的我们更加“特殊”。

  “特殊”的我没有通常意义上的同学、朋友,更谈不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特殊”的我不能““大海从鱼跃,长空任鸟飞”,也不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过,我并不孤单,也没有孤陋寡闻。只因为,有书籍做我忠实的朋友。

  因为,书中的世界,任我遨游。这里有重峦叠嶂。曹操的“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让我感受到在山势高耸、道路纡曲的太行山上行军之艰险;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让我感受到泰山巍峨的气势;白居易的“天柱一峰擎日月,洞门千仞锁云雷”,让我感受到天柱山峻峭挺立的雄奇;林逋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让我感受风花雪月之绮丽;更有毛泽东的“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让我瞻仰到伟人的宏大气魄和抱负……

  因为,书中的生活,任我享受。阅读让我们有“饮、食”常伴,《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是“茶”,《大学》《中庸》《论语》是“饭”,唐诗、宋词、元曲是“酒”;良友常伴,有“一箪食,一瓢饮”、乐在“道”中的颜回,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有“唯有文字能担当此任,宣告生命曾经在场”、不懈探索生命的意义的史铁生。阅读让我们有良师常伴:李白“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鞭策我们实现理想施展抱负;苏轼“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教诲我们心怀希望面对人生;陆游“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激励我们相信未来……

  更因为,书中传承的精神,让我们学习坦然面对自己的缺陷。有些人一出生,似乎就是无用之人,各有各的苦闷,也曾经怨天怨地怨父母。是阅读,帮助排解内心的痛苦,教会我们心平气和、乐观开朗。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当代女诗人余秀华的经历给我很多感叹,她既是脑瘫患者也是女性,身上贴着弱者的标签。她呐喊:“我的身份顺序是女人、农民、诗人。但是如果你们在读我诗歌的时候,忘记我所有的身份,我必将尊重你。”正是阅读,为我们解开心结、使我们开阔心胸,让我们能屏蔽鼓噪、直面真实,去寻求身份的平等、思想的自由乃至人格的尊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对于“特殊人”来说,同样如此。

  阅读,就这样润物细无声,给“特殊人”带来了自信与快乐,让我们通过文字融入了主流社会。近年来,通过网络和书籍,我艰难地自学诗词创作。作品见诸《中华诗词》、《中华辞赋》等纸媒以及微信微博等网络平台,我出版了《秋韵诗词集》(1、2)、《秋韵小说集》、《相顾无言》四部作品,并加入了山西省作家协会。回首往事,我要发自肺腑地说,感谢阅读!既然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就应当为社会、时代做出贡献。在这一点上,我们绝不能“特殊”,我们也是建设者,我们也是追梦人。我的小梦想是,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唱响新时代主旋律,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回报社会,成为一名繁荣中华文化的践行者!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