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中顽童”

◎刘银辉

  在金庸的《神雕三部曲》中,有一个配角一定会引起读者的注意:他老没老样、顽劣不羁,既无丝毫大侠豪气、大师风范,亦无义薄云天之壮举。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却在第三次“华山论剑”被众人“抬”进“五绝”,并以他为首。试想黄药师等是何等人物,让其心甘情愿是何等艰难,何况是居“首”,那是难上加难。想必大部分读者一定知道他是谁了,这便是老顽童周伯通。他究竟配不配居“中”呢?细细思量,还真有几点可贵的品质。

  ——不重名利。周伯通是众多豪杰中唯一一个没有“名”这个概念的人。“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人一生下来就和名杠上了,出生就由父母亲人定下一个名字;长大后有人混出了名堂,有人藉藉无名;有人死后名重于泰山,有人生前不可一世死后无人记起。“名”在我们的心中高高在上,为了名有时可以不顾一切。在琼瑶小说中有这么一段对话:“……你知不知道,我们比白痴更悲哀,因为我们太聪明,所以骄傲、自负、多疑、猜忌、贪心……都成为聪明的副产品……我们惯于庸人自扰。”是啊,“名”让我们累、也让我们产生了诸如骄傲等副产品,为“名”去拼,时常落得伤痕累累。金庸在他的武侠世界里,通过周伯通告诉我们“名”就是快乐,把身上的闪光点最大化就是成就了“名”。“……你当真了不起,我黄老邪对‘名’淡薄,一灯大师视‘名’为虚幻,只有你,却心中空空荡荡,本来就不便不存‘名’,可以比我们高出一筹……”“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当我们为“名”拼得头破血流时,请记得,亢龙有悔,盈不可久。

  ——耐得了寂寞孤单。第一次华山论剑,周伯通受到“九阴真经”的牵连,被黄药师软禁于桃花岛十几年,在这十几年里没人与之说话,连送饭的也是个哑童,何其孤单寂寞。换其他人也许早疯了,而就是这个老顽童却做出了惊人之举,成就了一心二用左右互搏之术。“……只因周伯通……均是淳厚质朴、心无渣滓之人,如黄蓉……,那就说甚么也学不会了。”周伯通后来传授小龙女左右互搏之术,成就了后来的杨过、小龙女二人。试问一个寂寞孤单的人不但没失去方向,还能为其他人明灯指路的,又有几个?《连城诀》中花铁干,本是“落花流水”四侠中的一侠,正派豪杰。因为同伴都被血刀老祖打败了,就剩他了,他就怕了。其实血刀老祖也是强弩之末,也许只要他再努力一把就会战胜对手。然而他妥协了,最终变成了为人不齿的小人。但周伯通没有。“自古英雄多寂寞”,英雄之所以为英雄,是因为他们有更多战胜孤独寂寞的勇气,很多时候就是更强的坚持最终铸就了他们的成功。

  ——放得下身段。饱满成熟的果实总是垂向大地。周伯通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书中有这么一段:“……说到武力之强,黄药师、一灯大师,都自知尚逊周伯通三分……”当评“五绝”之时,黄药师开玩笑说让小龙女、黄蓉这些武功远不如老顽童的人进入“五绝”,他用妙极妙极回应,没有不同意见。试问谁能做到?地位高了人也会变,尾巴能翘到天上;而周伯通清楚别人的优点与自己的不足,没有架子,在他眼中,没有身份高低,只有纯粹的武学。

  ——顽童的性格。儿童有这样的天性:复杂的事情简单做、简单的事情开心做。当杨过为史家兄弟求周伯通帮忙使用了黯然销魂掌。“武痴”周伯通,大杨过好几十岁,他想都没想,直接跪到杨过面前只求演示一次。试问我们需要向小字辈学习时会怎么样?我们能不考虑面子、身份,简单做到“一跪”吗?其次,好奇是动力之源。小龙女的驱蜂术深深地吸引老顽童,好奇心驱使老顽童不断学习,把本来不会的驱蜂术硬是做到了有所小成,既养生又修身!不忘初心,对新鲜事物抱有强烈的好奇心,试问有几个人能做到?年龄大了、工作忙啊、家庭负担重啊都是嘴上的理由。到了后来,我们不再拥有学习的动力,失去了上进的马达,唯一不缺的只是借口。第三是无惧之心。我们时常看到这样一种情况,小孩没怎么教就学会了我们都不会的东西,我们吃惊的同时也会问:“他们是怎么学会的?”其实小孩学东西是“碰”出来的。试问大人在无人引导的情况下,有几个敢尝试“第一次”?周伯通第一次学驱蜂之时也不是被蜂追得无处可逃、跑到钟里躲避吗?但他最后成功了!这不正是“碰”字诀和不惧之心吗?

  老顽童周伯通配当五绝之“首”吗?这个答案大抵是见仁见智。金庸先生大概是想通过这个形象表达不为名所拘的一种洒脱吧。孑然一身固然可怕,但请不忘初心,以谦和对万物,以赤子之心探无涯之世,何等悠哉,何等痛快。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