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里“晒富”

  老伴患病住院,被安排到某病房即将出院的一位病愈者的床位,当时病房还住着两位病人,这位出院者是一位80多岁截了右腿下肢的老人,坐在床位前,紧靠他坐着的是他的老伴。出院者正和临床的病人及其陪待人员说话,我们的进门打断了他的陈述,相互答话后,他又说起了他的家境。
  他说:“我是在农业学大寨时,村里垫滩造地抱土时被塌土砸伤了右腿,后来骨头坏死,在太原截了肢,当时家里有七八十岁的两位老人,三个子女,一大家七口人,那时集体也穷,每年给我补贴一百多个劳动日工分,国家给点救济款,粮食数粒粒地吃着,狠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两瓣花,县里成立了‘残疾人联合会’后,我找到县残联,当时残联办公室的一位女同志接待了我,我向她谈了我的情况,她说让我到医院做个检查,然后给登记注册,我在县医院被鉴定为一级残疾人,残联给我发了个小绿皮本本,在这十几年里,给我先后配备了双拐和轮椅。又被村里评为低保户,每年二三千块生活补助,冬季还补贴500块取暖费,我俩老每年还领二千多块养老金。我记得有一年县残联领导和我初见时的那位女同志及七八个人带着救助钱和礼品上门访贫问寒,当时感动得我和老伴流下了热泪,他们又协调有关部门,给我买回百只小鸡,帮我办起了家庭小型养鸡场,配备了设备,送来几袋鸡饲料,我又被评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政府又给了我100多平米的扶贫房,就在柳庄路边,现已装修,准备大年前住进新房……”
  病房门忽然开了,进来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和一个俊俏的姑娘,老头指着他俩说:“这是我孙子,他刚满两岁时他爸患急症,因住在山圪栳里,用抬架抬到半路上就咽了气。他妈改嫁了,我老俩口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大,在国家两免一补的政策下,他上完了高中考上了大学,2015年毕业了,前年他被招聘到市一家单位上了班。这个是我的孙媳妇,今年国庆节长假时才结的婚,在某个单位上班。”他接着说:“我养鸡卖鸡卖鸡蛋,加上社会救助,今年我还打了两千多斤玉米,我已申请脱贫。没想到我这80多岁的老俩口也能过成万元户,拔掉了几辈人的穷根子。这些都是托了共产党的好政策,改革开放的福,哈哈哈……”
  孙媳说:“爷爷,出院手续已办好了。”孙子说:“车停在医院大院里,爷爷、奶奶咱们回吧。”说罢扶着爷爷坐上了轮椅,孙媳搀扶着奶奶和我们告辞。
  我们在病房的玻璃窗户里,看着那个小伙子开着一辆乳白色的小车,姑娘陪着两位老人出了医院大门。
  病房里的人又接着唠了一阵,相互谈着改革开放40年来的亲身经历,国家在发展,家庭在变富。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国家才能富强,人民才能幸福安康。

来源:晋城市沁水县龙港镇王寨村 牛广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