跛脚英雄王建经

  2018年5月29日,一名来沁县旅游的太原女孩在县城西湖边玩自拍时,不小心掉入湖里——
  现场目击者王先生:“当时,我正骑着电动车路过西湖坝上。突然听到湖里有人喊‘救命啊,救命啊。’我返回来一看,有个人头举着双手在湖里拼命挣扎,情况十分危急。可我不会凫水,只好打了‘110’和‘120’。就在这时候,从大坝北边有个人一瘸一拐地向这里跑来。他翻过栏杆后,脱下外套,纵身一跳,就朝着落水的人游去。”
  现场目击者刘女士:“出事那天我也在现场。看着那人跳进水里救人,我都替他和落水的女孩担心。特别是女孩和那人在水里脱手后,女孩子乱扑腾着,那人估计是呛水了,也直咳嗽。我的心都蹦到嗓子尖了,生怕他们俩有什么不测。当他们再次游到岸边的时候,大家帮着把他们拉上了岸。这时候‘110’和‘120’的人来了。趁人们都忙着抢救落水女孩的功夫,那人捡起衣服和鞋子就悄悄走了。我忙紧追了过去对他说英雄你返回来,我给你拍几张照片。他冲我笑笑说没啥好拍的,只要人没事就好。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一瘸一拐地走了。”
  现场目击者马先生:“我是后来路过西湖大坝,听到不少人在那里议论跳进湖里救人的那个人到底谁,怎么救了人,连个姓名都不留就悄悄走了。从大家的描述中,我觉得那个救人的可能是园林局的王建经。因为他家就住在西湖边上,以前也听说过他救人的事。”
  落水女孩的男朋友:“我和女友是从太原来沁县旅游的。那天,我们来到西湖边,看到如此美丽的西湖,我女友想把这美景录下来。可是录像机落在酒店里,女友就让我回酒店去取。等我赶回来的时候,看到湖边停着警车和救护车,很多人围在一起。我过去一看,医护人员正在抢救我女友。当时,我也来不及对现场的好心人说声谢谢,就陪着女友坐上救护车去了医院。”
  落水女孩:“现在想起自己掉入水中的那一刻,我都有点后怕。当时都怪我无视护栏上的警示标志,擅自翻越护栏,站在大堤的斜坡上就开始玩自拍。谁知道脚下一滑就掉进了水里。由于自己不会游泳,就一边大声喊救命一边使劲挣扎。结果,自己越来越离岸边远了。我都快绝望了,自己人生地不熟的,男友也不在身边,肯定会被淹死在西湖里。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突然有人跳进水里救了我。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和男友去好好谢谢救命恩人。可我们不知道去哪里找他。后来我们想到了警察,就去求助他们。警察从调出的西湖大堤监控视频中,经过多次回放辨认,说那人应该是王建经。”
  就在人们纷纷猜测舍命救人的男子到底是谁的时候,西湖里又有人落水了——
  2018年6月2日,那天正好是星期六,几个女学生相跟来到西湖边玩耍。她们不顾岸边的警示标志翻越护栏,在湖边戏水。有一个女生不慎滑入湖中,其他同学吓得乱作一团,拼命地向行人求救。又是那个人在这危急关头救了落水的女学生。救上女学生后,同样又悄悄离开人群,拖着疲惫的身子一瘸一拐地走了。
  一个自身有残疾的人,在前后五天时间里,两次冒着生命危险跳入湖中救起两名落水者。这样的举动常人很难做到。自然成了人们关注的热点。随着越来越多的线索,终于证实了跳水救人者就是沁县园林局的王建经,他被人戏称为“跛脚英雄”。
  怀着一种敬佩和好奇,我走进了王建经的家。
  此刻,眼前这个个子高高的、身子略显单薄,走起路来还有点跛的人,不论我怎么去看他,总感觉和我心目中想象的英雄形象一点也不沾边。
  自我介绍后,我对王建经说,“能具体讲讲你两次下水救人的经过吗?”“没啥好说的。都过去这么长时间,我自己也早已不当回事了。”王建经略显拘谨,“谁知道,人们还在议论我跳进水里救人的事,他们就像说评书一样把我说得神乎其神。就连报社、电视台都来采访,自己还上了山西卫视。社区和单位还表彰奖励我,给了两千元奖金。弄的我也不好意思。”
  我说,“这都是大家对你的认可,有啥不好意思。”
  “其实,咱们沁县人都不赖。看见有人落水了,他们虽然不会凫水,也没有袖手旁观,有的拨打急救电话,有的在湖边帮我把人救上岸。要是没有大家帮忙,还不定是啥结果。”
  在我的一再请求下,王建经才讲了第一次救人的经过——
  “那天中午,我正在家里和面做饭。突然听见有人在西湖坝上大声喊有个女孩掉水里了,快来救人呀。我扔下面团,手也没顾得上洗就赶紧往外跑。落水的地方离我家有个300多米远。当我赶到时,看到水里只露着个人头和一双手。情况十分危急,我翻过栏杆,脱下上衣就要下水救人。身边有个人大概看到我有点瘸,问我你能行吗?我说行!把衣服一扔,扑通一下就跳进了湖里,向落水的女孩游去。游到女孩身边后,我左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右手奋力朝岸边划去。就要快到岸边的时候,大概女孩觉得有救了,就使劲拽我,我一下子吸了好几口水呛着了,身子一沉,无意识地松了手。女孩越挣扎厉害了。这样可不行,用不了多久,我俩就会没力气了。我调整一下呼吸,然后一只手托住女孩的臀部,另一只手托住她的腰部,用力往岸边一推,自己再次朝女孩游去。好不容易游到岸边,由于大坝护坡上的水泥块长满了青苔,手没抠住,我和女孩再次滑入水中。此时,不仅女孩没劲了,我自己也体力透支,面临着新的危险。多亏下来四五个人才把我和落水的女孩拖上了岸。等‘120’急救车赶来后,趁大家都忙着照顾女孩的时候,我就拾起衣服和鞋子走了。”
  我问:“听说落水女孩和她男朋友费了许多周折才从警察那里打听到你。”
  王建经说,“那天我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家里突然来了一个后生和一个挺漂亮的女孩,他们手里还拎着东西。没等我开口,那后生就一把抓住我的手说,救命恩人,总算找到你了。我还纳闷。女孩说叔叔你不认识我了,我就是你在西湖里救过的那个女孩。要不是你来救我,恐怕我今天不会站在你面前。女孩说的是实话,她这个心意我领了,可怎么能收人家的东西。他们说我不把东西收下他们就不走。我只好收下了。临走的时候,女孩还对我说,你们沁县不仅山水美,人更美。回到太原,我会把沁县的好山好水,还有像你一样的好人介绍给朋友们,让他们也来沁县赏山水,看你这个大英雄。孩子们夸的我不好意思了。我告诉他们,在沁县发生这种事,不管是谁都不会见死不救的。”
  我调侃道:“老王,五天时间两次救人,这样的事怎么都让你赶上了。”
  “谁让我家离得西湖近来。你说遇到这种事,咱又不能见死不救。”王建经很有感慨地说,“说心里话,我倒真心希望这样的事少发生、不发生才好。这两个落水的人是幸运被救了。可以前那几个落水的人就没这运气了,因为发现的迟救的晚就活生生被淹死了。特别是有两个十多岁的孩子,死得多可惜。”
  也许王建经说的对。现在有些人就是有侥幸心理。在西湖周围,明明有不少警示标志提醒人们不要随意翻越护栏,小心落水,好多人就是视而不见,个别人甚至酿成生命悲剧,不能不让人心痛。
  “作为一个残障人士,五天时间里,两次冒着生命危险下水救人,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后果是什么?”话一出口,我感觉自己问的有点多余。
  “你问的这个问题,都有人问过好几遍了。可我从来没把自己当成一个残疾人。”王建经沉思了一会儿说,“我告诉他们,我啥也没想。你说,落水的人性命难保,那还敢有心思去想别的。没准等你想好了,水里的人就没命了。”
  王建经两次下水救人的事迹通过省市各种媒体报道后,很快就被传开了。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想见见这位“跛脚英雄”。还有一些人非让王建经去湖边照相录视频,说模拟一下当时救人的情景,他没同意。有些年轻人听说第二次被救的女学生和家长至今也没露面来感谢王建经,就要在网上发动什么“人肉搜索”。这词听着就吓人,王建经对他们说,“没必要那样做。女学生和家长不出面,可能有他们的原因,何必去打扰人家。再说,咱救人也不是图报恩。只要那女学生没事,能安下心来好好学习就行了。”
  朴朴实实的几句话,却道出了王建经做人的一贯本质。其实,一个人的成长很容易受成长背景和家庭环境的影响。王建经虽然出生在沁县,但他的童年和少年是在刘胡兰的故乡度过的。刘胡兰的故事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早就扎下了根。
  王建经说他的父亲是一个对孩子要求比较严厉的人,经常告诫孩子们处人为事的一句话就是“能叫衣服穿烂,不要叫人嚼烂。”即便我腿脚不好,父亲对我和对别的孩子也没什么不同。有一年夏天放学后,看到小伙伴们在水库里游泳,我也很想下水玩会。可一想到自己有小儿麻痹后遗症,连走路都很吃力,怎么可以下水里玩呢。但终究经不起小伙伴们的诱惑跳进了水库里。一开始只是在水浅的地方玩,慢慢就放开胆子往水库中间走。谁知道越走水越深,等水淹到脖子时,我觉得自己出气都很困难,便使劲用双手在水里扑腾。多亏在水库附近放牛的一位大叔救了我。回家后挨了母亲的一顿打,并警告我以后再不能到水库耍水了。父亲的态度却和母亲相反,他对母亲说咱经儿虽然有残疾也不能太溺爱,就得让他吃点苦受点罪,将来到了社会上才能独立。星期天,父亲又领着我去了刘胡兰烈士陵园。当我再次看到刘胡兰在敌人的铡刀面前死都不怕,我就想自己瘸着腿学游泳还有啥可怕的。现在想起来,感觉自己小时候的想法很幼稚。不过,没有那股子劲学会游泳,就谈不上我会下水救人。
  采访中,我还了解到,王建经不仅下水救人,他还上山救过火。2013年的冬天,王建经路过二郎山森林公园时,看到后洼沟里冒着浓烟,心想大冬天的谁会在这里点火。他赶了过去,一看是几个娃娃在玩火。他们看见有人来了,撒腿就跑。眼看燃烧的火苗正向森林公园里蔓延,王建经一边打电话报警,一边找来树枝灭火。可光秃秃的树枝起不了大作用。于是,他就脱下自己的外套缠在树枝上灭火。等王镇长和社区田主任领着人赶来时,王建经基本阻断了蔓向森林公园的火势。此刻的王建经已经被火燎得面目全非,不仅眉毛头发被火烤焦,脸上还烫起好几个燎泡。
  “当时被火烧成那样,是不是特别疼?”我问。
  “疼点倒没啥。就是可惜了我刚花六十五元钱买的新布衫。”王建经看看我又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小气。话说回来,咱这条件过日子就得抠着点。”
  俗话说人穷志不短。这话用在王建经身上,一点也不为过。1993年从沁县劳动服务公司知青部门部下岗后的王建经,经历了一段痛苦的日子。为了一家四口的生计,他不得不到建筑工地上当小工。尽管自己干的和别人一样,挣的工资却没有人家的多。他找老板评理。老板说你是个残疾人,要是嫌少,你就走人。气头上的王建经愤然离开了建筑工地。真正让王建经不能接受的是2002年,结婚多年的妻子忍受不了穷日子,竟然抛下他和两个未成年的儿子离家出走了。
  “连自己的老婆都留不住,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没用的人。有几天时间,我站在西湖边上,曾一度产生了轻生的念头。放学回来的两个儿子找到我后,他们拉着我的手张着嘴喊肚饥了。看着可怜的两个儿子,我的眼泪唰的一下涌了出来。我可以很容易地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两个年幼的孩子以后要靠谁来抚养?我说孩们爸现在就回家给你俩做饭去。从此,为了孩们,我心里再也没有那些杂念了。为了照顾两个儿子,我不能再出远门打工了,只能在县城里找些临时工干。四年多的时间里,我烧过锅炉、当过门卫,也到医院做过清洁工,还上大街扫过马路。可就因为自己是个残疾人,常常是和健全人同工不同酬。但我很少去埋怨别人,只怪自己的腿不争气。我要是有条好腿,就能多挣些钱,孩子们也会吃得好一点。直到2006年,我才被安排到城建局的园林队工作。虽然每月工资只有1200多元,但我很庆幸自己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
  我采访过园林队的秦队长,她告诉我,“别看老王腿不方便,干起活来,不比别人差。由于园林队女同志多,有些重苦力活都是他抢着去干,但老王从来没有叫过苦。有一次在沁州路上修剪树枝,老王不小心从树上掉了下来,脸都擦破了。我劝他歇歇,可老王往脸上贴了两片创可贴就又上树了。看着他在树上忙来忙去的,谁会相信他是个残疾人。每年单位评先进的时候,大家第一个推选的人就是他。老王却把荣誉都让给了别人,自己甘愿做个默默无闻的人。就说这两次老王冒着生命危险下水救人,为了表彰他见义勇为的行为,园林局决定奖励他2000元,可他怎么也不肯要。最后还是我们李局长硬把奖金塞给老王,他才收下了。”
  一个身有残疾的人,不光不将别人的帮助视为理所当然,还经常让给更加需要的人。当别人需要的时候,他又慷慨地伸出手去帮助他人,甚至不顾生命危险去救人。这种思想境界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正因为有了许多像王建经一样的平凡英雄,社会才会如此美好。此时,我心中那个小小问号也变成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王建经,无愧于英雄的光荣称号。

  作者简介:吕丰昌,沁县人,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文学创作高级函授进修班学员。近年来,六十多万字中短篇小说和报告文学散见于多家省市文学报刊。

来源:沁县 吕丰昌